我们曾经走过一样的岁月,也曾经为一样的事情流泪和欢笑,
我们宁愿忽视那些不同的想法和生活方式;
我们坚信,虽然我们的样子已经被社会打磨成千面,但是体温相似,情有共通。

候鸟

写自己,写世界

关于“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”

 

    习core上任不久参观国家博物馆时, 发表了“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”这一论断。全国上下几乎齐齐称快,认为习core是个实干家,会把这个国家带向一条平稳发展的道路。习core这次讲话不久,在全国兴起“实干”高潮的同时,同时兴起了对“空谈”现象的疯狂批判,认为“空谈”就是误国。屁民我总觉得这话被很多人理解歪了。

     从马克思主义辩证思维的角度来说,任何东西都不能一棒子打死,同一种东西放到不同的环境和条件下会产生不同的效果。

    对于从政官员来说,“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”确实是一个非常精辟的论断,任何一个国家的国民都不希望政府官员只会夸夸其谈,在很多国家和地区,如果官员兑现不了选举时对选民许下的诺言,他就会面临下课的危险。

    但是对于学术界的文人来说,我看“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”未必适用。对于搞理论的文人来说也许是“空谈兴邦,实干误国”。研究理论是文人的本分,理论这个东西不是实实在在、看得见摸得着的,只存在于逻辑之中,这样的条件决定了文人只能“空谈”。理论研究通常需要建立理想化模型,任何研究都需要理想化模型,而建立理想化模型必然会略掉许多现实条件以便于研究。自古文人偏激,就是因为文人的思维很理想化,甚至是很偏激。如果真让某些整天嚷嚷着打打杀杀的左派或右派文人去实干,那么这个国家恐怕真要乱套了,不仅把握不住当下,也看不到未来。

    理论研究的目的,是为实干服务。如果我们没有经过理论研究,就去行动,我们的做法就叫做蛮干、盲干!这样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,试想一下当年文革的时候执政者尊重下文人的“空谈”,那么会产生那么严重的民族灾难吗?如果太祖尊重下马寅初人口论这一“空谈”,我们现在会搞践踏人权的计划生育吗?

    好吧!我最后想说:请尊重下文人的“空谈”!

 

   本人水品有限,逻辑也不太严密,见谅!

 

 

微信订阅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