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曾经走过一样的岁月,也曾经为一样的事情流泪和欢笑,
我们宁愿忽视那些不同的想法和生活方式;
我们坚信,虽然我们的样子已经被社会打磨成千面,但是体温相似,情有共通。

隔夜微霜

记录在工大的日子

寒假以前,圣诞之际

转眼就要放寒假了,时间的这种魔力让我眩晕。

不可避免地,要度过圣诞节。可是,今年的圣诞节只能和书本共度,在不起眼的角落。圣诞卡,平安果,在商店里摆放满满,却与我无关。而去年身边的人,不知又会在谁的身旁。不管谁的身旁,不是我的身旁。不知道,我是否会在平安夜,写好一条信息,发给她,徒增悲凉。至少,现在的我没有收到那条未完待织的围巾,而时隔数月,围巾早已永远地成为从你我口中说出的一个词,和你已经失落的毛线。现在连这个词都不会说了。

最近考了两门课,从复习到得知成绩,一直萦绕耳旁的是他的一个词,初觉有趣,不久无感直至厌烦,今天电话里又听到这个词,一个念头闪过。我想,是否这个词不是凭空而生,而是自有道理在其中?抛开动机,或许冥冥中我和这个词有某种关系?既然这样,不如用积极而非黑或玩笑的心态面对,去成就这个词的价值!

不过目前亚历山大,还是珍惜宝贵的时间为好!

转眼就要放寒假了,时间的这种魔力最终让我释然。

 

微信订阅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