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1  -  2008-10-21 02:16:10

爱的杀伤力是毁灭,她最终要你没有了自己!这是《画皮》留给我的忠告。

   “我爱你,但是我已经有佩蓉了。
     王生对小唯说,用他生命最后一刻的勇气,对这个狐妖说。

    

    谁是胜利者?

   这场爱情里没有最终的胜利。

    

   对佩蓉,王生爱得不够忠贞。

   对小唯,王生爱得不够坦白。

   对自己,王生只能画地为牢。

    

   用理智去压抑情感,用告诫和强调去模糊游移。

   却在惊醒的梦里,惊觉出令自己愤怒而害怕的心绪。

    

   这便是爱情,无关人与妖。

    

   欲望和恐惧随行,快乐和痛苦结伴。

   在痴爱情狂的纠缠中,英雄佳人的侠骨柔肠渐行渐远。

    

      

   男人都想娶一个佩蓉般贤良、温婉的女子做夫人。却希望找一个小唯般精灵、魅惑的尤物做情人。   

   女人都希望在危难的时候能有一个像庞勇般踏过千山万水、击破千般阻难来解救自己、永远无条件相信自己的男人。但是这个男人的身份,不是旧相识,而应是心里深处最爱的人。

   

  
爱情无关对错,人与妖都是灵魂披着的外衣。一旦有了欲望,都会陷入极致的疯狂与不安、只有短暂的欢愉。
  人与妖的差别,也许就在行为上。

  妖,很简单。爱,就争取,不择手段,目标坚定。

  人,太复杂。爱,不能爱,不敢爱却太想爱。在爱的尺度之上比比划划,小心地丈量着自己欲望的长度,却不知伤人伤己。

    

  爱,只是某个时空里某坛醇香的佳酿,心甘情愿地醉过一次。

  以为此生就此一次,却不经意间,发现了另一坛更慑人心魂。

  对于好酒之人,有谁可以做到,淡淡的一句:
“我爱你,但是我已经醉过一次!”
        人生苦短,每个人都想纵情爱了又爱,但你是人,你不是妖,你不可以放纵自我!这是身为人的悲哀! 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我难过的时刻,不是佩蓉说“你根本不懂爱”地喝下毒酒,也不是小唯绝望和崩溃时,王生那句:我爱你!
        我难过,是听到片尾张靓颖的歌声: 一阵风一场梦爱如生命般莫测,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,就让你在别人怀里快乐,看桃花开出怎样的结果……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有怎样的结果,所以,泪水从我脸上流过……

#2  -  2019-05-16 01:52:19
少年不懂李宗盛,听懂已是不惑年!

Copyright © 1999-2019 Openlab

微信订阅号